全家福
时间:2019-04-13 08:51:01   作者:刘梅兰   责编:巫秋伟 陆小兰   评论:0 点击:

    一张照片一段记忆。
    我家的墙上贴有一张彩色的全家福,它是我们家第一张全家福,也是我家至今唯一拍的一张全家福。
    照片中第一排是站着的两个弟弟,二弟在左边,他穿着黑色的棉袄,怀里抱着个灰色的毛绒绒的小狗,咧开嘴的笑,好奇地注视着前面。大弟在右边,他穿着天蓝色的棉袄笔直笔直地站着,把眼睛睁开得大大的圆圆的。第二排站着的分别是爸爸和妈妈,爸爸站在二弟的后面,他穿着他曾经的军服,直勾勾地注视着前方,他的脸绷紧紧的,没有一丝微笑,看起来很严肃。妈妈站在大弟的后面,她温柔地笑着注视前方;当你看着照片,给你的感觉就似乎她在微笑而温柔的注视着你。我站在爸爸和二弟的左侧,穿着黑色的裤子,枣红色的棉袄,嘴角微微上扬,显示出我的开心。姐姐站在妈妈和一弟的右边,穿着黑色的裤子,白色的外套,妈妈的一只右手放在她的右肩上,她神采奕奕地微笑着。最引人注意的是我和姐姐穿着一模一样的鞋子,这鞋子是红白相间的,一看就知道刚买回来的新鞋。
    这全家福我记得是为了邮寄给在南宁的外公外婆拍的。
    我一直都知道因为家里贫穷,妈妈很少有机会去外婆家看外公外婆。想外婆她们了就只能靠打电话给她们和她们聊聊天,打电话也不能频繁的打,长时间的聊天,只能是过节日时或外公外婆生日时打,打电话的时间也不长,最多就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就算妈妈多么地不舍她都会快速地和她们结束通话。我和弟弟从小到大都没和外公外婆见面过,从不知道外公外婆是什么样子的,而外公外婆也没见过我们,也不知道我们长什么样子,外公外婆他们也只在姐姐一岁的时候见过一次,因此外公外婆他们十分想知道他们外甥和外甥女的模样,想知道他们长多大,有多高。为了让外公外婆看看他们的外甥,外甥女,妈妈和爸爸就商议后决定拍一张全家福邮寄给外公外婆。
    记得2005年的小年,妈妈和我们说2006年初一就一家去拍照,拍一张全家福。我们四姐弟听到后都很高兴,特别是二弟看见谁都兴高采烈地对人说:“我妈妈说我们年初一去拍照片喔!去拍漂亮的照片!”。然后他每天数着天数,数着还有几天才能去镇上拍照。
    在期盼中,年初一终于到了。年初一大早,我们就早早起来吃早餐,吃完早餐后,我们就各自精心去打扮好自己。然后就坐公交车去到镇上,到镇上后我们直奔照相馆去,去到照相馆后看见有一个家庭正在拍全家福,我们就在边上默默等,看着他们拍。十几分钟后他们拍完了,就到我们家了,刚开始我们都很紧张,都拍的很不自然,后来慢慢的就有点改变,但还是有点不自然,后来摄影师让我们都休息一下,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休息一会儿后,摄像人员给了个毛绒绒的小狗让弟弟抱着,这时状态慢慢来就变化了,我们都不紧张了,最终拍好了这张照片,拍好这唯一的全家福。拍好这一张全家福后,妈妈让我们四姐弟也拍一张照片,拍姐弟照时我们都熟悉了照相机,因此就拍的很自然,也拍得很快。最后在拍好后弟弟还不舍得走,还想再拍,因此爸爸只好哄着弟弟说带他去买汽车哄他走,他才恋恋不舍的走出照相馆,走出后还一步三回头的看看照相馆。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一年,而我每次看见这张照片,总想起它的来因与经过。这张全家福是寄托着妈妈与外婆外公之间的想念!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巫秋伟    

相关热词搜索:家人 亲情 回忆

上一篇:童年的“暖手袋”
下一篇:自在独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