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暖手袋”
时间:2019-04-12 21:54:14   作者:钟华清   责编:莫玉洁 陆燕芬   评论:0 点击:

    我的生命中有这样一种东西,它不大起眼,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伴随我走过童年,在每个寒冷的冬天温暖着我,它就是我童年的“暖手袋”——火笼。
    小时候,我们一家人住在由泥土砖和少许青火砖搭建的瓦房里,瓦房二楼则是由木板架起和木头柱子支撑上梁的。这样的高架木头瓦房,夏天是凉爽无比的,冬天却又显得冰冷。南方的冬天虽然没有北方的冰天雪地和寒气刺骨,却也是湿冷而透骨的,让人瑟瑟发抖。奶奶上年纪了,身体也不如从前,自然是经受不住冬天这般的磨人,这时便需要保暖,才能度过寒冷的冬天。北方有火炕、火炉,南方便是火笼。它的外部是由竹片编织而成,底部放置了碗状的器具,用来盛放炭火,因与灯笼相似故称火笼。火笼虽没有北方的火炕来得强烈奔放,但就像我们南方人一样,温和委婉。
    从小,我的印象里爸妈很少在家,是奶奶亲手将我们抚养长大。平时,奶奶很早就起床为我们煮粥。在睡梦中听到很熟悉的砰砰砰的劈柴声,轻轻地敲着,让人舒服慵懒的赖在被子里,很温暖。小小的灯照耀出微微的淡黄色的光,灯光洒在被烟熏得发黑的灶台上,轻柔地洒落在穿着厚衣服的奶奶微微弯的背上。灶台熊熊燃烧着柴火,火焰透出炽烈的黄色热光,映在奶奶布满皱纹的脸上,静静的,只有木柴燃烧时噼啪的声响。天渐渐明亮,微微的白光透过窗户偷偷钻了进来。灶台的火焰渐渐平息,锅盖开始雀跃,使劲敲打着发出砰砰响声,喷出一阵阵甜香的粥气。奶奶轻轻掀开锅盖,米香味的水蒸气泡满地溢出来,水蒸雾气在空中消散而去。灶台里烧得通红透亮的小火炭,堆抱在一起,燃着淡透明的火光。奶奶用火钳轻轻的、慢慢的,将火炭夹到火笼里,堆成小山丘般,再铺上薄薄的带着些许火星的木炭灰,这样,一个火笼便完成了。
    冬天的水是冰冷的,奶奶依然洗我们几个小孩子的衣服,将我们的衣服用冷水浸泡后用手洗。奶奶从小抚养我们长大,照顾着我们的各方面。我的奶奶是爱操心的,不管是在六旬的年纪还是现在九十的高龄,没有一刻不在为我们着想担忧。即使我们现在长大了,渐渐离开家,很少回家了,奶奶依旧牵挂着我们,叮嘱我们照顾身体,在她眼中我们仍然是没长大的孩子。
    长大后,我们曾买过热水袋、电热床单等的现代保暖器具给奶奶在冬天里御寒保暖,但在奶奶心里,这些似乎都比不上火笼。火笼陪伴了我很长时间,同样它也陪伴了奶奶很长时间。有些东西是很难割舍的,也许火笼就是奶奶不想舍弃的一部分,同样,奶奶与我们之间也存在着无法割舍的情感。
    我仍然记得,在冬天的晚上我们跟奶奶一起围着火笼看电视的场景,那样的日子暖暖的。火笼就像现在的暖手袋一样,不仅暖和了我的手,更暖和了我的心,最重要的是:我们与奶奶暖暖的感情。
    火笼,象征着我们与奶奶的情感,还有在瓦房快乐生活的日子,它虽然略显老态,但历久弥新。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莫玉洁    

相关热词搜索:火笼 亲情

上一篇:对你、我的爱不曾荒废
下一篇:全家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