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寺山行
时间:2018-07-02 20:20:43   作者:潘丽娟   责编:刘小华 陈凤丽   评论:0 点击:

    早些年便听闻那桂平西山的古寺灵验得很,却也只限于道听途说,实际上却是没去过的。
    俗话说,西山礼佛,白石参道。
    我原也想着逮着个机会便只身前往西山礼佛静心,但凡事总归是不尽随人意因着细碎琐事过多,以至于一来二去间这事儿倒也被耽搁了下来,尽数被我抛之脑后遗落在角落里蒙了尘。
    周末时候,友人老早便往我家里拨了一通电话过来,说是想要相邀结伴出行,地点定在西山,问我来不来。
    我那时正为工作上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心下本想着婉拒,可转念间,便又幽幽然记起了早前那个打算,索性撂下身上的活儿便利索搭车前去与友人们会合了,倒也走得轻快不拖沓,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时,便也会以为自己本就早早作了携友出游的决断,只是欠了个火候罢了。
    那会儿,天还微微亮,远处的山影轮廓看得不是很清晰,只灰蒙蒙一片。
    来的友人不多,只两个,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家,与我私下交情也都还说得过去,同行游玩倒也不至于会出现无话可聊的尴尬。
    为着方便,我们选搭了十一路公交,直接送达山脚下。
    车窗被前边的背包客拉开了大半,早间的风便夹带着湿冷从脸上呼啸而过,灌进了鼻息间,呛得我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只得缩着脖子将双手收进了衣兜里。
    街道上照例是车来车往,但行人很少,乘客也少,因而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间也随之少了几分平时应有的生气,这会儿倒显得小家碧玉般内敛秀气了。
    这片钢筋水泥地上的沉寂来得顺理成章,去得却猝不及防。
    一声尖锐而利的喇叭打破了原有的和谐,同时也把车上昏昏欲睡的我一并唤醒了,连同朦朦胧胧间的短梦。
    再睁眼仔细看去时,已是郊区。
    才刚下了车,脚下便是长而直的石板路,两旁是浓且密的老树,路边已经有些许早起的商贩在忙活着摆摊了,手上动作大多熟稔得不像话,像是操练过上百回一般,三下五除二便将摊位整理的妥妥帖帖,净等着过路行客的赏识,倒也安分守己。
    也不知是远处那顶草帽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还是别的什么,我鬼使神差间就避开了附近摊位老板的吆喝,进而往远处一个不起眼的摊位上靠了过去。
    注意我只身停靠在他的摊位前,头上套着那顶草帽的老伯抬起头对着我就是憨厚一笑,手上依旧继续着打开立式遮阳伞的动作,边问我要点什么。
    我说,我要仨矿泉水。
    他笑,哟,第一次来西山?
    边上友人帮我应了句,这会儿却也渴的不行,便又问了他句有没有矿泉水卖。
    闻言,他便佝偻着身子从地上箱里掏了三瓶水依次递给了我们,脸上依旧挂着带有褶皱的笑容,看着倒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见我们付了帐转身就要走,那老伯就在后边嚷道,“山腰那里有一口乳泉古井,你们爬山时候要还渴的话,可以去那里打点水,比起瓶瓶罐罐里头的矿泉水,那井里的水可干净着呢。”
    我听了这话,脚下步子迈得更加欢快了,踩着层层叠叠的石阶便往山上去了。
    所谓佳酿出处必有名泉,而这西山上龙华古寺左侧的乳泉恰好便占去了中国西南三大名泉当中的一个名头,同时又因其冬不枯夏不溢间涌出的井汁白如乳的缘故,久而久之便以乳泉二字著称于世。
    这泉名气虽然不是很大,但附近人家倒是喜闻乐见,平时里闲来无事便会拎着几个空瓶上山提水,一来早起爬山锻炼了身体,二来得偿所愿饮了乳泉,倒也乐得自在。
    井口呈圆形,明面上皆由花岗石砌成,近看时倒也无甚出奇,慕名而来的人却很多。
    不过所谓佳酿出处必有名泉,这话总归是没错了,不论是泡茶还是制酒,乳泉无疑是其绝佳的不二选择。
    脚下石阶依旧蜿蜒向上,两旁是栽的稀疏而有条理的松树,地面覆了一层厚而结实的松针,半数掩去了黄泥红土上暗自生长的微芽与叶。
    再往前走那么几步,便是龙华古寺了。
    说来也委实惭愧,只因我对龙华古寺的过往实在所知甚少,只知它除去龙华一名外,也称上寺,而其他有关寺里的东西我倒是不曾了解过,现下倘若叫我说道一番怕到最后也是胡诌不出几句的。
    因为我对于不曾了解过的东西,向来是不敢妄下断言的,怕会显得太过轻浮。
    古寺向来惯建于山林间,不然也不会有白居易那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了,这样看来,似乎对于古人而言,山水之间所藏匿的寺庙才更显得端庄神圣而不可冒犯。
    说来也巧,我跟前这龙华古寺占的地理位置着实是好了些,只见那殿阁背靠姚翁岩飞阁,左旁灵溪,右临乳泉,下至碧云天,一眼看去倒也风光无限。
    古寺多佛像,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我与友人绕着古寺兜兜转转,四处走走停停间也只远远打量了几眼殿里的佛像,却也轻而易举认出了那众所周知的十八罗汉、四大金刚,还有那主殿里头的释迦牟尼佛像,而临走前的稍作欠身便权当还礼进香。
    净手拈香,参禅礼佛,这本是佛门弟子晨钟暮鼓间所常做的事情,但事实上,我所能见到的却常常是香客进香时的场景:一片烟雾缭绕,香火不经意间便糊住了老人鼻上的眼镜,刺得他眼泪在眼眶里边直打转,可手上却依旧作着举香的动作,倒也认真得紧。
    现下想来,所谓的礼佛参禅不过是世人的借口,前来自求片刻心静怕才是真的。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刘小华    

相关热词搜索:古寺 西山 礼佛

上一篇:由一只阅读器引发的思考
下一篇:家乡的老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