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湖
时间:2018-07-08 12:50:52   作者:潘丽娟   责编:莫潇燕 王棋英   评论:0 点击:

    当肖姝再一次千里迢迢从县城回到这里时,手里则多出了个黑漆透亮的单反相机。
    远处那座并不起眼的石桥上坐着个半大的女孩子,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扎着两根粗实的黑辫子,套着件有些掉色却干净利索着的白底碎花短布衫,两条细而黑亮的腿搁在虚空中闲晃着,脚下是条浅且窄的河。
    河面上水波粼粼,倒映着桥头女娃独自憨笑捏着手上碎瓦打着水漂的模样,河水里则时不时游曳过几尾让人叫不出名字的鱼,悄然间在水面划开几道细长的皱纹,不出几秒后便又重新归于平静。
    远处,天色将雨未雨,只阴沉沉一片。
    “啊,阿姝姐你来了啊?”
    只远远地听见轻微零碎的脚步声,原先用手抓着石板的女孩子便手脚并用地从盖了一层灰沙的桥面上利索起身来了,脸上挂着一抹明晃晃的笑容,双眼所折射出来的目光也纯粹干净得让人心安,像道弯月。
    闻言,肖姝同那女孩子仰起的脸灿烂地笑了一下,便搂着她瘦小的肩膀往老树盘根附近方向的房屋走去。
    “你家阿婆呢?干活去了吗?”
    “没有,在里屋编竹篓呢,哎,阿姝姐你这次是要来看那个湖了吗?”
    “嗯,是啊。上回儿来得急了点没带上相机,这次准备足了,打算去看看山里那个蓝湖,所以待会儿可能得让你家阿婆帮忙找个人给我带下路才行,你们这里山路有点绕,我怕走错了。”
    门前盘着条黑狗,双眼骨碌碌直勾勾地盯着肖姝所在的方向,尽管离上次见面的时间隔得并不远,但这条老狗身上却还是布满了卸不去的警惕与不安,估计是生了窝狗崽当了母亲的缘故。
    “阿婆,阿姝姐来了!阿婆?”
    肖姝跟在女孩子的身后,才进屋便看见细长的青绿竹条散了一地,而年过半百的老妪正坐在矮凳上捏着几根竹条编着竹篓,脸上满是褶皱。
    “哎呦,小姝过来了啊,你自个找个凳子先坐会儿啊,等我编完这圈就好了。”
    老妪抬头朝肖姝轻轻笑了一下,布满老茧的大手则灵活反转着手上那半个竹篓,不断将竹条按捏着竹条绕着边缘游走,仔细织了一圈。
    “小姝啊,你这回儿也是来找山里那个湖的吧?”
    老妪把手上那半个还未完全成形的竹篓搁到了地上,起身间便抬手捻起身上系着的黑布围裙利落抖了几下,贴附在布料上的竹絮也随老妪的动作嗦嗦滑落了下来,不一会儿细丝白絮便浮了一地。
    “是啊,阿婆。”
    “行,那让喜妞带你去吧,她识得路,也走得快。”
    肖姝紧跟在那喜妞身后走了大概有半个多钟头,在翻越半个崎岖难行的山头后,终于在脚下看见了那抹清澈明媚而熟悉无比的蓝。
    即便是学美术出身的肖姝,也依然会为之倾倒,她被那一汪宛若蓝宝石的璀璨湖色吸引住目光,肖姝甚至还无法用她嘴上言语将那种摄人心神的蓝尽数形容出来。
    蓝湖整体上呈规矩的椭圆形,周边则是怪石遍地的山头,山上林木倒是不多,因坑坑洼洼怪石数量占去了山的大半,色调上则是青青紫紫的。
    待走得近了,肖姝便不自觉的伸手想要从湖的边缘掬一把水,连拍照的事情也都一并忘却脑后了,只顾对着干净湖面里那个自己静静地发呆。
    湖的水温很凉,像是要顺着手指透过肌肤渗入肖姝的骨头里似的,瞬间便让原本酷暑难耐的天气黯然了些许,只剩半湖清凉温润的水色。
    以前就曾听朋友说过,蓝色是忧郁的。那时肖姝也还曾半信半疑地附和上几句,但今日自己却是完全放弃了那个念头,她此刻眼里的湖,蓝得那般干净纯粹,让人完全想不起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事,只会让人在坠入它的深邃后也随之安静温和下来。
    “小姝姐,你别靠湖那么近,很危险的,早几年修湖的时候就连着淹死了好几个人……”
    肖姝顺着声音往回看了几眼站在边上正局促不安的喜妞,随即浅浅地笑了,扬声道,“嗯,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许是观察到远方天际翻滚成云的黑色,肖姝手脚利索地选了几个角度对着那湖拍了几张照片后便想喊喜妞回去了,不料才转身便发现那小女孩正站在湖边缘石头上望着天际发愣。
    许是作为艺术生的本能,肖姝想也没想便举起相机对着那个方向飞快地按下了快门。
    镜头里,女孩的身后是怪石遍地的山林,高处是乌黑一片的天际,脚下踩着半块浸在浅水里的怪石,身侧是那片蓝色的汪洋。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莫潇燕    

相关热词搜索:纯净 的蓝

上一篇:化妆
下一篇:哭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