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黑夜
时间:2017-09-10 22:27:18   作者:覃文智   责编:陆伟萍 杨小倩   评论:0 点击:

    我的妻子死了,她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车祸,也不是因为无药可救的癌症,她的死是悲壮的。
    那天是周末,我和她吃过晚饭,决定到街上逛一逛,我们结婚到现在,是极少有机会出去逛街的,我们很珍惜这样来之不易的宝贵的二人时光。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也看见许多像我们一样的情侣在手拉手的逛街,我和她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平日里她是不苟言笑、冷酷飒爽的女警官,而我则是平庸的小学语文教师,今天,我们谁也不是,只是在闹市中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情侣。
    逛了许久,买了几件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不知不觉天渐渐黑了,许多商铺都已经关了门,路上散落着传单、塑料袋、纸屑,霓虹灯依旧在闪烁,宽敞的街道上人影稀稀疏疏的,已没有刚才繁华的景象。我和妻子拉紧手,向我们的小区走去。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有一位背影美丽,身材高挑的小姐,肩上背着一个单挎包,高跟鞋敲打地上,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热闹的街道与小区之间有一条小巷子,由于路灯都坏了,整个巷子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凭着前面传来的清脆而又有节奏的高跟鞋敲在地上的声音,让我断定那位姑娘在我们的前面走着,我想她可能与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
    我们就这样默默的走着,这时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借着月光,我们模糊地看见前面的那位姑娘,正在同一个黑影拉扯着什么,只听姑娘“救命啊,抢劫啦。”妻子见状,二话不说,丢下东西,向着黑影飞奔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喊“别动,我是警察。”我也急忙追着妻子,跟上去。黑影见后面有人,还是警察,先是一怔,随即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急于挣脱。而姑娘一见后面来人了,便死死抓住挎包,想拖住黑影,只看见两人扭打在一起。我们不禁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就在我们准备到的时候,只听哎哟一声,姑娘便摔倒在地上,挎包也掉在地上。我们急忙上前查看,黑影趁机捡起包,向黑暗中跑去。原来是黑影挥舞着小刀,划伤了姑娘的手臂,姑娘吃痛松了手。便被黑影推倒在地上,妻子看姑娘伤势较轻,眼看着黑影渐渐远去,对我说道:“你留在这里,照顾她,我去追坏人!”我刚想对她说:“坏人都跑远了,算了吧。”可见她那坚定的眼神,我又把话咽了回去,对她说道:“你注意安全。”妻子没有搭话,追着黑影的方向便飞奔而去。我俯下身子查看姑娘的伤势,只见手臂上多了一道鲜红的口子,鲜血不停的往外冒,我急忙撕下自己的衣服,来帮她包扎。包扎好后,我掏出手机报了警,把基本情况同警察说明。这时候一声沉闷的枪声,撕碎了夜的沉寂,同时也揪起了我的心。我看着黑夜中闪起的火花,像是一枚信号弹穿过黑夜,向我传递一个不好的信号。向着枪响的方向,我开始没命地在小巷里疯狂奔跑,因为我知道,今天妻子没有带枪。
    只看见前面不远处的地上躺了个人,那正是我的妻子。我急忙上前抱起她,她似有似无的微弱的气息让我顿时手足无措,我的手似乎摸到了什么,湿漉漉的,我拿起来一看,黑黑的,但我知道那是血,来自妻子的鲜血。枪打在她的胸膛,鲜血将她的白衬衣染红了,好像一朵盛开的红莲。泪水涌出了我的眼帘,她静静的看着我,想说什么但又没有力气说,我急忙说道:“你别说了,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还要一起去看落日呢!”她微笑着,眼睛渐渐闭上,不管我怎么呼喊,也没有再睁开。我大喊着“来人啊,救命啊”,回应我的只有四周紧逼向我们的黑暗。
    我的妻子已经死了,今天是她牺牲的一周年纪念日,站在她的墓前,我又想起了那个夜晚,想起了我伟大、正义的妻子。硝烟还在弥漫,但我已再看不到她了,拿起我的警帽,对着妻子的坟墓敬了个军礼,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仿佛看见了妻子在看着我的背影,她笑了。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陆伟萍    

相关热词搜索:责任 正义 追思

上一篇:送礼
下一篇:一篮鸡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