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王:一个十全十美的悲剧——《俄狄浦斯王》书评
时间:2019-09-30 10:49:03   作者:黄海莹   责编:陈晓琳 陈露   评论:0 点击:

    《俄狄浦斯王》是“十全十美悲剧”。《俄狄浦斯王》戏剧揭示:“一切‘发现’中最好的是从情节本身产生的。”

——题记

    “偶然控制着我们,未来的事又看不清楚,我们为什么惧怕呢?最好尽可能随随便便地生活。”不同于古希腊三大悲剧中的剩下两个戏剧,如果说,《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是英雄悲剧,《美狄亚》是家庭悲剧,那么《俄狄浦斯王》的命运悲剧堪称悲剧艺术的典范,普罗米修斯尽管被神惩罚,但他起码真正偷出了火种给了人类,从某种意义上,普罗米修斯是对抗神是胜利的;美狄亚虽然受到伊阿宋的背叛,可她在故事中维护了自己的女性自尊,她报复则主动干预了自己命运的进一步发展,无疑上是自我报复的胜利。《俄狄浦斯王》从故事的一开始到结局就是个悲剧,俄狄浦斯的悲剧本身就是悲剧,他是命运不济的悲剧英雄,在命运的捉弄下,它的悲剧力量达到了极致,是命运悲剧的最高诠释,即“最完美的悲剧”。
    究竟什么是命运?或许没有人能知道它究竟长怎么样,唯一能说的,是命运带给他的是这个世界上许多人无能为力的事情。俄狄浦斯刺瞎双目那一刻,不可否认,他诠释了一句话:命运可预测,源自于选择不自由。只是他带给的,其实不是神谕,是永生的悲剧。
    《俄狄浦斯王》由索福克勒斯所写,是一出伦理悲剧,取材于希腊神话传说中关于俄狄浦斯杀父娶母的故事。它的情节以“神谕”展开,过程便是俄狄浦斯如何求证预言。
    “神谕”是什么?是人们不可抵抗的命运,是无形的,俄狄浦斯越是想挣脱命运,越是被命运撕碎,他所有的“自以为是”都是日后命运对着他血淋淋的讽刺。而悲剧命运源于忒拜王诱奸了国王佩洛普斯的孩子后遭到神的诅咒。阿波罗神谕显示:禁止拉伊俄斯拥有子嗣,否则,其子将弑父娶母。这是俄狄浦斯的第一个悲剧。故事的开头就无可避免了它的悲剧结局——俄狄浦斯生来便是一个带有诅咒的人:弑父娶母。不可避免的,俄狄浦斯的第二个悲剧是被抛弃。
    成年后俄狄浦斯从神那里得知自己命中注定要弑父娶母时,竭力避免神喻兑现而远走他乡,他万万没想到正是这种刻意的躲避加速了他人生悲剧的步伐。命运愚弄了他,弑父娶母的命运依然降临到了他的身上。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解出了人面狮身女妖“斯芬克斯谜语”,他的生母,并娶其为妻,生育了两个孩子。真相大白后,忒拜王后自杀,俄底浦斯刺瞎了自己的双眼,与他的两个女儿远离了忒拜城,来惩罚自己的弥天大罪,以求忏悔。而这是俄狄浦斯第三个悲剧,也是悲剧的悲剧。
    一切真相大白后俄狄浦斯地带着彻底绝望和崩溃在声嘶力竭:“婚礼啊,婚礼啊,你生了‘我’;生了之后,又给你的孩子生孩子。你造成了父亲、哥哥、儿子,以及新娘、妻子、母亲的乱伦关系,人间最可耻的事。”俄狄浦斯地的悲剧在于分明清白无辜,背负了忒拜城瘟疫根源、被迫流亡的人,他只是企图挣脱这可怕命运失败的可怜人,也是命运玩弄的一个牺牲品,更是群体暴力的牺牲者。
    《俄狄浦斯王》放在我们这个时代也许还不够完美,但是放在那个时代,它以完美的故事情节、饱满的人物情感和伦理悲剧色彩让人深感震撼,震撼在于故事里它带给的,是英雄在与命运抗争中的自我毁灭,是割裂式的悲剧,冥冥之中的命运是邪恶的代表,他给予人们的是任性的预言,当祸害降临在英雄本身,不幸的是,明知是悲剧却无法左右命运,这才是悲剧,而这便是它完美之处。
    命运带给俄狄浦斯的悲剧是先验性而不可抵抗的,但对俄狄浦斯本身的愿望来说,不知道真相也许会更幸福。虽然无知是天赐的幸福,这却不能改变恶劣的现实——俄狄浦斯愈是否决他们,愈是暴露出了他想知情的决心。“神谕”的结局不可能改变,“神谕”穿插在该戏剧的整个悲剧的始终,像一只无形的手控制悲剧的各个要素。《俄狄浦斯王》“撕裂”的悲剧带给的震撼都是不一样的,伦理禁忌是“弑父娶母”。在文中,信使本想打消俄狄浦斯害怕娶母为妻的心理,不料却引出了相反的结果。在命运的安排下,他一直“无辜”地为真相而奔波,他自以为的无知是天堂,破晓却是地狱。无论是父母抛弃,还是自我逃避,他却阴差阳错地驶回悲剧的轨道,逃不出命运支配的悲惨结局。
    人们试图反击命运,反握命运的咽喉,暗含当时希腊人民对“人”这个命题的觉醒意识,透出古希腊人开始反对血缘乱伦,是文明的进步。“斯芬克斯之谜”是古希腊著名的谜语:早晨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晚上用三只脚走路的动物是什么?在文中,斯芬克斯要求路人解答,如果解答错误就将其吞食。而俄狄浦斯用其聪明才智破解了斯芬克斯的谜语——人。早上即幼年时期爬行,到了中午即青年时期两条腿走路,而到了晚年则拄着拐杖三条腿走路。斯芬克斯由于谜底被揭穿,羞愤之下跳崖而死。
    从谜底,不难看出古希腊人民对“人”自我意识的觉醒,只是对于俄狄浦斯来说,这份意识反而因为“斯芬克斯之谜”而加速“弑父娶母”,不得不说,这就是“预言的自我实现”。在另一方面,尽管俄狄浦斯一生都伴随着悲剧,但他身上的英雄精神以及与命运抗争地勇气是让我赞扬地,俄狄浦斯反抗弑父娶母的神谕——即命运,因为他不甘,不甘被命运主宰,他从一出生就被笼罩在命运的可怕阴影里,他竭尽一生反抗命运,却惨遭失败,遭受命运残酷无情的嘲讽与戏弄。而正是他的英雄精神与命运之间亦构成了激烈的矛盾冲突。
    假如这个预言真的是神的谕旨,那么,这个神一定是个恶神。假如恶神的本意就是捉弄人,那也是因为人的愚蠢的头脑、虚弱的心灵,使自己掉入了神的陷阱。人类与神的力量对比悬殊,真相往往是一生噩梦的开始。“意想不到偏偏发生,最不想要偏偏来到”,这正是命运惩罚着人类,悲剧是随机的,可只有英雄的故流传了下来,所以人们一边害怕着悲剧,却一边敬仰着英雄。
    俄狄浦斯的悲剧是先验性的,不可抗的,悲剧的过程可以用“撕碎”来形容,“撕碎”的过程完美又合理,“俄狄浦斯”这个名字在希腊语中就有“知道”和“燃烧的脚”(他被亲生父母丢弃在喀泰戎山,双脚被拷上了链条)两层意思。当局者明知是悲剧却不得不被命运“撕碎”,而对于俄狄浦斯来说,他的名字就是命运给予的惩罚,让这个英雄生来就是被诅咒。
    俄狄浦斯作为戏剧的中心人物,让悲剧体现得太完美,结尾他戳瞎了自己双眼,失去一切光明之时,上天看破了人性的种种似乎才真正原谅他,他与命运似乎斗得两败俱伤却又好像不是,因为他始终是个迷茫者,我想,预言本身是假的,但它被说出来、被相信,就变成了真的。不是预言预测了俄狄浦斯的悲剧命运,而是预言造成了俄狄浦斯的悲剧命运,正是因为忒拜王和俄狄浦斯都相信了这个预言,才让这个预言一步一步成了真。
    命运可笑而虚伪,它是冥冥中不可知的“邪恶”力量,恐怖的异己力量,它与人的意志和力量相对立,人们明知命运无法避免,也绝不能向他屈服,即使最后被俘虏,也不可否认与他抗争的英雄精神,彰显了人的崇高勇气和抗争价值,正是这出悲剧的完美之处,“出乎意料”地情节贯穿,这就是《俄狄浦斯王》的完美,只有亲身体会俄狄浦斯的悲剧,才能回味它带给的完美与震撼。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陈晓琳    

相关热词搜索:书评 命运 悲剧

上一篇:《活着》读后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