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批评下的虎妞与小福子
时间:2019-07-04 12:28:51   作者:郭丽纯   责编:侯灿 卢玲玲   评论:0 点击:

    女性主义批评是指20世纪后期兴起于美国和欧洲,用女性意识关照文学作品,具有女性价值标准和审美追求的文学批评。它既具有纯粹的文本批评的意义,即通过对具体的文本的研究,揭示出其中隐含的性别歧视和女性意识的内容,又具有社会批评的意义,即通过对文本内容的研究,批判不平等的社会现实。
    在老舍的《骆驼祥子》中,虎妞与小福子可以说是两个比较对立的女性形象。虎妞又老又丑,泼辣懒惰,小福子模样匀称,善良温柔,她们的形象一个像凶猛的老虎,一个像柔弱的白兔。老舍对于虎妞是厌恶的,他把虎妞描绘成像志怪传说中采阳补阴的妖怪,虎妞与祥子的结合是因为想从祥子的身上找回自己失去的青春。为了得到祥子,虎妞不惜编造怀孕的谎言,让祥子不得不娶了虎妞这个他并不喜欢的女人,而婚后她又好吃懒做,甚至让祥子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力气和精神。老舍以男性的眼光把虎妞妖魔化,他把虎妞塑造成了一个压抑男性主体的泼妇形象,体现了他潜意识中男权主义的思想。
    纵观全文,我们会发现虎妞也是有优点的,比如她对祥子的真心以及她独立的个性。虎妞对所有的人都凶狠泼辣,但唯独对祥子关怀备至,甚至宁愿与父亲决裂也要和祥子在一起。但虎妞性格里的独立、要强的成分注定了她在家里呼风唤雨的地位,这对于老舍塑造的强壮、淳朴的祥子来说是屈辱的,在男权思想主宰的社会下也是不允许的,所以虎妞必须得死。
    如果说老舍把对女性所有的厌恶都给了虎妞,那他就把对女性所有的怜惜给了小福子。祥子对于小福子是真心喜欢的,在祥子眼中,小福子“是最美的女子,美在矛头里,就是她满身都长了疮,把皮肉却烂掉,在他心中她依然很美”。但这样美丽的小福子却因为要养活家里的男人们而不得不从事与她高贵的心灵天差地别的最下贱的职业。可见在男权主义的影响下,老舍也不允许一个女人代替男人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即使是迫不得已,女人也不会比男人厉害到哪里去,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肉体,这样的女性形象才能够满足男人的自尊。而且作为一个不贞的女子,小福子也不能够与祥子这样一个强壮阳刚的男人甚至是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最终,她不仅不能得到祥子的帮助,甚至自己也无法令自己真正的解脱。
    但无论是蛮横精干的虎妞也好,善解人意的小福子也罢,她们都想要嫁给祥子,想要依靠男人,可见在男性作家的潜意识中,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她们最终都愿意归属于男人,男人依然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对于女性来说是不公平的,虎妞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精明强干不依靠任何男人,善良温柔的小福子也应该受到命运的垂青,而不是眼巴巴地等着男人的救赎。男性作家在创造女性形象时,应该多多站在女性的立场上来思考,而不应该把女性过分地标签化。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侯灿    

相关热词搜索:女性主义 骆驼祥子

上一篇:《半生缘》——大时代背景下女性的悲剧
下一篇:“困兽”之欲,人性之戕——评张爱玲作品《金锁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