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传统妻性与新型女性
时间:2019-06-12 15:02:55   作者:郭丽纯   责编:陈晓琳   评论:0 点击:

    在传统的《白蛇传》中,白蛇总是以贤良淑德、端庄温顺的形象获得人们赞赏,而在李碧华的《青蛇》一书中,她的温良却成了男人玩弄女人的助力,青蛇却出人意外的脱颖而出,她率真泼辣,却比修行高过自己的姐姐更早看透世间的情仇爱恨,她新鲜、思想独立,许仙也曾为她着迷,法海亦曾为她坏过修行,她是女性自由的象征,新型女性的代表。
    《青蛇》改编自民间传说《白蛇传》,在《警世通言》中,许仙原名许宣,小青并不是蛇精而是西湖青鱼精所变,白蛇并非天性善良菩萨心肠,更不是集世间美丽优雅于一身的白娘子,这一故事是为了警醒世人,“休爱色,爱色之人被色迷”。清代初年黄图珌的《雷峰塔》是最早整理的文字创作流传的戏曲,他只写到白蛇被镇压在雷峰塔下,并未写其产子祭塔。后来又出现梨园旧抄本,有白蛇产子的情节。乾隆年间,方成培改编了三十四出的《雷峰塔传奇》,故事的大纲大体完成。嘉靖十四年出现弹词《义妖传》,至此,白蛇的故事已经由原来迷惑人的妖精变成了有情有义的女性。李碧华借鉴了《白蛇传》的故事,却在这一故事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以女性主义的眼光对这一民间传说进行了改编,颠覆了以往人们对白蛇的温柔贤淑,青蛇的忠肝义胆,许仙的温情脉脉,法海的刚正不阿的形象的认知,故事以小青的视角展开描述,作者将小青与白素贞进行对比,突出了小青自由不羁、敢爱敢恨的性格特点。
    在小说《青蛇》中,白素贞一出场便是与小青完全不同的,“不知何处,一物急速流动,如巨兽,却是优雅而沉敛”。一条白蟒,却有着人的气质“优雅而沉敛”,故事在一开始便为白蛇性情的转变奠定了基调。“姊姊是你身上发出来的吗?为什么用花香来掩盖腥气馋液呢?”初化人形之时,白蛇便已开始摒弃妖性,逐渐向“人”靠近。“人有人样,怎可还像软皮蛇?小青别贫嘴,别因为自己长生,嘲笑别人短命。”白蛇一直以来都以端庄懂事的形象出现在读者眼前,白蛇性格中的“理性”是封建社会需要的、提倡的,所以一直以来人们都以白蛇为主角,歌颂白素贞。而行为乖张,性情耿直的小青却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能因其对白素贞的忠肝义胆而被人接纳她的率性。在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中,白素贞无疑是“自我”的代表,而小青则体现的是“本我”,“自我”是人对自身欲望的合理约束,“本我”只需要遵循“快乐原则”,毫无疑问,小青是快乐的,而白素贞也自认为自己是快乐的,她以为只要变成了人,就可以享受人的快乐,于是她开始把自己变成一个女人,她说:“我听从他的话。这有什么难?只要我稍微降低自己……”,于是她找到了许仙,她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凡间的普通女子,她踌躇自己岂可以如此轻贱,但这却惹得小青不悦,“你是一条千年道行的蛇,不是肤浅无聊的人。怎么会沾染了人的恶习,把一切简单美好的事弄得复杂,你喜欢他何以不直接开口告诉他?”女人的枷锁很多时候都是女人给女人戴上的,端庄的白素贞认为女子应该矜持,但实际上她内心的兽性却在驱动着她,小青认为这是“恶习”,不是身为一名女子应该遵守的东西。所以小青说她不喜欢规矩,最讨厌了,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
    在《青蛇》中,许仙对白素贞的背叛有五次,分为三个阶段,婚前,婚后,白素贞怀孕后。许仙的第一次背叛是在他与白素贞商量婚事后,许仙的姐夫对白素贞给许仙的银子产生了怀疑,在官差面前,之前还口口声声说爱她的许仙立马将自己与此事撇开关系,说“一概不知”。小青听此很是气愤,而白素贞却说:“他没有!那是他姐夫做的好事。”,小青说许仙不是好人。白素贞却一口咬定:“他是,他说一概不知。”此时的白素贞已然是个传统的女人形象,在外人面前处处维护着自己的爱人,像所有恋爱中的女子一样,在她的眼中许仙就是完美的,她坚信许仙爱她。而许仙他只需要继续发一次他的誓言:“我一生一世,都待你好,请放心。我许仙永远不会二志……”,便轻易可以得到白素贞的原谅。“哈,怎的这个男人,起誓成了习惯?”局外的小青看得最为透彻。
    第二次背叛是许仙在天师的劝诫下,将灵符化在水中,骗与素贞喝下,在看到妻子毫无反应后,他才“大大吁出一口气”,在面对白青二蛇的盘问时,许仙嗫嚅着说:“管他灵不灵,他又不要钱。他让我试一试,又有何妨?娘子既不是妖精,就当是一场玩笑吧!”此时的白素贞还有一丝理智,尚且还知道在爱情中保留着自己的尊严,“如果你真信任我,就不该开这场玩笑!堂堂男子汉,竟然耳朵软心思乱,禁不得旁人唆摆,就连妻子都不相信了。我对你的好,比不上陌生人三言两语。”这是《青蛇》中白素贞唯一的一次对许仙发泄不满,也是她唯一的一次站在与男人平等的地位上批评许仙,但这一怒气又很快被白素贞体内“贤良淑德”的妻性给化解了,至此,白素贞这一女性形象再也没能在丈夫面前“站起来”。
    第三次背叛是在端午节,法海亲自上门告诉许仙白素贞的身份,许仙动摇了,白素贞苦苦经营的婚姻,在法海稍微的恐吓下,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坍塌了,许仙第一个想到的是“如果是妖,我怎么办?”。终于白素贞还是现了原形,但这却吓死了许仙,于是白青二人去盗了灵芝,救活许仙后,许仙便与小青发生了关系,这是许仙的第四次背叛。小青对许仙说:“我不容易感动,你要很爱我……”这就是小青与白素贞的不同,她永远不会在爱情中迷失自我,她不要做男人的附属品,她要在爱情中居于平等的地位,甚至是比男人更高的地位,她看得很清楚,而这时的白素贞却在哀求许仙的信任,“好相公,你看仔细!你看仔细了?”许仙搀扶气若游丝的娘子,“你刚才见到的蛇已经被我杀掉了!”素贞无限地悲凉,在爱情和婚姻中,信任是男女感情之间最重要的基础,但许仙却是那么容易动摇,白素贞甚至要通过哀求的方式来获得丈夫的信任,这是封建社会中大多数婚姻的缩影,丈夫永远高高在上,仿佛随时可以抽身,妻子则需要终日围着自己的丈夫团团转,用自己的软弱来获取丈夫稀薄的怜惜,这就是封建社会中大多数“贤妻”的形象。可是许仙终究还是与凡俗的男子一样,心猿意马,三心二意,他一方面稳住了白素贞,一方面又挑逗着小青,当小青看清他的真面目,斥责他辜负妻子后,他又玩起了装软弱的戏码,无辜地说自己不过血肉之躯。他拿了白素贞的钱,想与小青私奔,甚至以白素贞对他的爱为要挟,要小青继续与他的关系。小青是拒绝的,她拒绝得干脆:“我不爱你!”在这场爱情中,小青才是那个可以随时抽身离开的人,她是女人的觉醒,是女人的新生,爱情不是主宰她的东西,男人也不是她必须依附的人,她是天地间独立的个体。而白素贞对许仙的爱,近乎谄媚:“睡得好不好?晚上吃什么菜?孩子取什么名儿?”一碗热汤吹得稍凉才递过去,一件衣裳左量右度。有了孩子的白素贞不但没感觉到婚姻进一步的稳固,反而更害怕丈夫的离去,怀了孕的女人,没能得到丈夫的照顾,反而要更加细心的照顾丈夫,就是因为害怕丈夫的抛弃,一旦被抛弃,带着孩子的女人便会觉得自己无比悲惨。在小青提出让许仙选的时候,白素贞说:“我不能看他要谁了,我怀了他的孩子!”在封建社会,几乎没有几个女人敢在有了一个男人的骨肉后能大大方方地离开,即使那个男人很不好,孩子是拴住一个女人最好的东西。虽然白素贞是一个妖精,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人化”,她也一样认为有了孩子的女人就必须老老实实地待在男人的身边,这样才是符合伦理纲常的,人类传统的“妻性”已经根植在了白素贞的骨子里。
    许仙的第五次背叛也是最后一次。在白素贞与法海斗法处于劣势逃走时,许仙将法海引到自己的妻子白素贞面前,全然不顾念昔日的夫妻情分以及白素贞肚子里的骨肉。白素贞爱情的热火已经被浇灭,她最后念道:“我要我的孩子有父亲。”这是所有女人在爱情中最衰败的样子,因为她们的要求已经降到了最低。而在法海合钵收白素贞之时,许仙却抱头鼠窜的退过了一边,这是对封建制度下的男人赤裸裸的讽刺。封建制度要求女子应以夫为天,她们需要尊重爱护无限制地包容自己的丈夫,可是当一个女人最需要被保护的时候,她们往日里最敬重的丈夫却无情的不肯了,她们的天也就塌了。白素贞被收后,小青不假思索地提剑刺了下去,她在内心呐喊“我杀给你看!”这一剑是新型女性对传统的封建男权主义的反抗,它包含着千千万万个女性的喊声:“我杀给你看!”白素贞的被收,象征着传统妻性的死亡,而小青却以新型的女性思想存活在了世间,生生不灭。
    白素贞的死亡是对传统妻性的否定,那些被世人强加在女性身上的东西必然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消亡。青蛇的成长是新型女性的成长,她经历了懵懂、好奇、欢愉、失望,但最终却还是以独立的姿态站在了男人的面前,她自始至终都还是那个“本我”,但却又是成熟的“本我”,不同于白素贞的俯就,而白素贞几乎是跪在了男人的面前,以传统的妻子形象臣服在男人的脚边。李碧华创作的《青蛇》创新大胆,讽刺辛辣,她对传统文学形象的颠覆却建立了女性思想解放的里程碑。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陈晓琳    

相关热词搜索:读后感 传统妻性 新型女性

上一篇:《肖申克的救赎》杂谈
下一篇:红楼小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