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子花般的女性美
时间:2019-04-12 10:45:40   作者:庞莉青   责编:莫祖梅 朱宏龙   评论:0 点击:

    《山乡巨变》是著名作家周立波所著,讲述了五十年代湘中农村发生一场翻天覆地的改革运动。作品中人物刻画十分真实、精彩。作者喜爱茶子花,他心中亦有挥之不去的茶子花情结,故而他在笔下的女性,也是有着茶子花般纯洁的心灵和情感美,今天主要谈谈本书的其中一个女性——张桂贞的茶子花般的女性美。
    张桂贞原本是刘雨生的妻子,因刘雨生一心扑在农业社的工作上,无暇顾家,因而决意离婚,而后离婚回到哥哥张桂秋家又因嫂子的奚落,改嫁付贱庚。从这些行为看,她并不属于传统中的贤惠女子,她是一个非常有自己想法的女性,她有勇气冲破自己觉得没有任意意义的婚姻牢笼。即使她知道她丈夫的好,也知道离婚后再改嫁选择会比作女儿的时候要少得多,但她还是勇敢迈出了那一步。
    很多人认为张桂贞弃自己孩子不顾,执意离婚,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甚至,离婚的理由是因为丈夫忙于公务而疏忽家庭,也是一个不合格的妻子。最后落得嫁给无赖付贱庚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其实张桂贞离婚的理由,平心而论,这是人之常情。“她想他的本真、至诚、大公无私,都是好的,但对自己又有什么用处呢?她所需要的是,男人的倾心和小意,生活的松活和舒服。他不能够给她这些。这个近瞅子不分昼夜,只记得工作,不记得家里。”张桂贞在离婚这件事上,对丈夫的评价是十分客观的,她能看清自己目前的婚姻是怎么样,而自己想要的婚姻又是怎么样的,这无非是一个女人在婚姻中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婚姻于她来说已经是牢笼了,选择离婚,也是为了挣脱牢笼。反观刘雨生,这是一个非常热爱自己事业的男人,他时常担心的是合作社能不能办好,对于妻子闹离婚,他也曾低声下气挽留过,他甚至理解妻子离婚的理由,但他在合作社和妻子的选择中,选择了的仍是事业。正如作品所述,到了抉择的关口,刘猛然想起自己是名党员,“不能落后,只许争先。不能在群众跟前,丢党的脸。家庭会散板,也顾不得了。”这些党员的责任意识,让他放弃了儿女情长。他们的选择都没有错,只是两个人的选择道路不同罢了,一个选择的是“大家”,一个选择的是“小家”。张桂贞嫁给付贱庚,并不是不快乐的,相反,在她与付贱庚结婚后,也让她思想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她也开始转变自己对男耕女织的思想,开始为家庭参加农村合作社,甚至为了挣得和男人一样的工分而高兴。这样的女性不正如我们当今那些离了婚一样坚强的女性一般美吗!
    张桂贞是一个很美的女性,作者多次用较多的笔墨去勾勒她的秀美,如“瓜子脸晒得发出黝黑的光泽”,“自然的两个小窝,笑时显出,增加了妩媚”。这个女性不但美,且上进又有泼辣的一面。
    在和付贱庚结婚以后,思想上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她不再选择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方式,为了生活多一份保障,她也去参加了农村合作社,她不辞辛劳,最后挣得了与男子同工同酬的工分。这个能干的姑娘,在面对谢庆元的堂客桂满的嘲讽时不甘示弱,一场“嘴斗”和“械斗”体现了她刚强泼辣的一面,也体现了湘中50年代农村妇女的泼辣,让我们感受到浓浓的乡土气息。
    张桂贞茶子花般的女性美,是由内而外的,一行一动,纯洁,爱干净,开始奋进,不甘落后,坚强勇敢……无疑散发着茶子花般的气息。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莫祖梅    

相关热词搜索:女性美 独立进取

上一篇:《活出生命的意义》有感
下一篇:如果可以 ——观《祈祷落幕时》有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