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在一起:中国留守儿童报告》有感
时间:2018-07-06 20:04:01   作者:吴明丽   责编:仇丽宁 王棋英   评论:0 点击: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眼泪比笑容更真实”,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留守儿童。
    我国目前共有6102.55万留守儿童,长期过着没有父母相伴的“一个人”生活。而湮没在历史时光中的留守者,至少有整整一代人。我从没想过,中国会有这么多的留守儿童。“6102.55万”只是个冰冷生硬的数字,不痛不痒,却代表了这么多小小的可怜的孩子,或许在看不到的角落,还有更多的留守儿童没有统计在其中。
    “40年前的一个春天,有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至此,在短短的三十多年间,数亿中国农民自主或被迫选择进程,融入了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化进城。他们割舍的,是渐渐瓦解的传统乡村,年迈的父母,还有孩子。
    发展的背后是成长的痛。无数的农民工在城市里为城市做了不可置否的贡献,他们的孩子却无法在这片土地上和城市的孩子享受同样的待遇,这群孩子便成为了可怜的留守群体,没有了父母的陪伴,他们的童年并不快乐。
    打拼的背后是无尽的辛酸。留守不仅仅是一个守望的问题,还是整个中国农村背井离乡、骨肉分离、渴望回乡的问题,但乡村其实是回不去了,城市也没有他们的家。
    学界对留守儿童问题的认知,总是在不经意间。“带着泪水呐喊并非最痛者,骨肉相逢时沉默如陌人,孩童在无望中相约自杀才是彻底的绝望”。贵州毕节,一个西部的贫困城市,接连酿出了五名幼童闷死垃圾箱、四名留守儿童喝农药自杀等惨剧。这一系列惨剧,瞬间刺痛了人们的神经,他们开始关注留守儿童,为留守儿童争取福利而奔走。其实,我们不仅仅是要为他们争取制度上的福利,还要走进他们的内心,关心其身心发展。
    我们都说孩子是温室里的花朵,在我看来,留守儿童并不是,他们更多的是野草。无忧无虑也不再是童年的代名词,他们有着超越年龄的忧虑神情。他们像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敞亮地接受自然的洗礼。我们扛着摄像机把镜头拉近他们的脸,在这冰冷的机器面前,他们对着镜头哭喊着想爸爸妈妈:“我要你们回家。”看到这一幕,相信很多人没有办法无动于衷,也无法不动容。即便我们来到他们跟前关注,他们也明白,探访者如流水,也会离去,这些临时的爱和冷漠的父母没有多大的差别。
    很多时候,我们把“留守儿童”交给了“留守老人”,这是不是意味着在把“未来”交给了“过去”?我们一直推行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并重,然而家庭教育的缺失,会使学校教育的成效变成了“5+2=0”。
    “命运的轮回仿佛是一道无解的死扣”。我们总认为孩子小,不懂什么,所以孩子是容易被忽略、被牺牲的一群人。他们得到的爱是冷漠的,甚至没有得到爱,我们又怎么要求他们去爱别人?然而,他们从没有得到过爱,就要学会去爱下一代了。
    每个人都不应该是一座独据大海的孤岛,而应该是黏连整块大陆的一部分泥土。亲情缺慰、生活缺助、心理缺疏、学习缺导、安全缺护……留守儿童问题,回归家庭,得到父母的陪伴,才是根本。
    所以,当极端事件发生,我们不要只在乎结果了,不要再让忽视与冷漠成为他们成长路上的痛。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仇丽宁    

相关热词搜索:留守儿童

上一篇:骆驼祥子,一个农民进城的故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