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终结篇
时间:2017-09-09 17:22:33   作者:黎诗缘   责编:陆伟萍 杨小倩   评论:0 点击:

    每当我听见死亡的讯息,平静的心弦像是挂上了一把沉重的锁。世事无常,人有旦夕祸福,死神手握一只黑色秒表,计算着每个人留于尘世的时间,秒表摁停的那一刻,死亡的号角就要吹响。谁也无法逃离,或生病或意外,无论是缓慢侵袭还是迅速了结,死亡的速度无人可控制、无人能拒绝。
    无论你是才子名媛、时代伟人,还是平常百姓、混混蝼蚁,上天给了你“生降人间”的事实,也顺便安排了生存的结果——必将死亡。
    我向来不爱听见有人去世的消息,无论是他人口中的陌生人,还是自己的亲属朋友,我不爱听见死亡的噩耗,但我还是常常听到。
    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新生命降临,小宝贝的到来满含幸福的预兆并且给亲人捎来无限欢欣;而死亡的人每天都有,他们或许年老或许年轻,他们纵使不想离开、不愿离开,却也不得不离开——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死是什么感觉?死神长什么模样?我不曾品味,我不曾见过。我不想品味,也不想看见。
    我想,大伯父家去世的儿子见过,我想,邻居家猝死的丈夫见过,我想我那危卧病榻、久治身亡的奶奶见过;我想徐志摩他见过,三毛也见过,雨果、马克思见过……死没有任何犹豫考虑的余地,它干脆而残忍。死神一袭黑衣,庞大而神秘,可怕得让人窒息,人却始终无法抗拒。他撕扯着你与尘世的一切,把你从人间的春风花草香里带走,将你从亲朋的温暖中挟持。纵使你奄奄一息,纵使你满脸泪光,他依然不留一丝情面,挟你而去,将你带入无尽的黑暗,万劫不复。
    每每听说谁谁谁死了,往往脸上一怔,陷入沉默,心良久地难受着——又一个生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消失的生命,他无法再听到世间美妙韵律的歌曲,无法再听见母亲叫他回家吃饭的那声呐喊,无法感受尘世间最惬意的微风以及田间的鸟鸣……逝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走了。他的肉体长眠土地里,他的灵魂与思想不复存在,一个生命消逝了。
    大伯的二儿子是送奶工,每天傍晚给我们学校各个教室送鲜牛奶,提着篮子一瓶又一瓶。每天打饭回来,必然看见他微胖却勤劳奔走的身影——从篮子里取出好几瓶牛奶放在桌上,又去往下一个教室。突然有一天,父亲告诉我:“你大伯的二儿子没了,心脏病。”我怔住了,碗里的鸡腿突然变了味,再也吃不下一口。我无法相信,昨天还看到他来我们班送牛奶,怎么今天就没了?我无法想象那个勤劳的躯体现在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我无法相信我再也看不到他了,再也听不见他手里玻璃奶瓶碰撞发出好听的声音了。
    然而我不信,它也是事实了,一个生命消逝了。
    那天中午,正准备躺下,手机突然闪出消息,是大学的一个老师发来微信,她告诉我她现在很难过,她前几届教的一个学生猝死了,死因警方尚在调查。我安慰她,让她别难过,生命无常,人有旦夕祸福。然而,我说再多也无益,在消逝的生命面前,最单薄的不过言语。
    我心里也很难受,纵使我与那人素未相识、从未谋面,但我听见这噩耗,我知道,又有生命消逝了,生命如此脆弱。
    行走于世间,听过死亡的讯息,见过血腥残酷的车祸现场,也参加过亲人的葬礼。渐渐领略了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这规律每个生灵都不可避免、无从抗拒,葬礼号角吹响生命的终结篇。
    对死亡,我永远怀着敬畏、沉重而压抑的心情,有如千斤。世事变幻无常序,明天与意外到底谁先到来,谁也无法预知。逝者长眠,生者珍重!愿存于世间的你我,安度珍贵的日子,等到终结的那天来临,回首你的每一日,都拼尽了自己的全力。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陆伟萍    

相关热词搜索:生命 死亡 感悟

上一篇:“创造另类独特,奇迹在于用心”——观《战狼2》有感而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