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朋友圈”
时间:2014-06-19 16:23:01   作者:孙震 邱凌   责编:庞优玲   评论:0 点击:

    当下,“微信”已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尤其是微信“朋友圈”扩大了好友之间的交往内容,使得很多人出现了“‘朋友圈’依赖症”,见到更新的小红点,不点开就不舒服。但是,也有人觉醒,意识到自己的“朋友圈”已被太多的无聊信息“绑架”。
    对此,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问卷网,对2503人进行了一项调查显示,63.4%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经常使用微信“朋友圈”,28.9%的受访者偶尔使用。其中,90后所占比例为17.9%,80后49.1%,70后及其他为33.0%。
    63.4%受访者表示微信朋友圈和实际交际圈基本吻合
    “我经常都会刷‘朋友圈’”,唐棵很直率地说道,“我一开流量就刷,一天10几次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别人在干什么,只是习惯了”。她颇为尴尬地笑了笑。
    和唐棵一样的人都在“朋友圈”上发什么呢?数据显示,66.8%受访者为了与朋友互动,51.7%的人是和朋友分享有趣经历,45.5%的人是想表达感想和见解,还有人是想和朋友分享有用的信息(41.4%),也有一些受访者坦言自己纯粹是刷“存在感”(29.1%)或是为了“交新朋友”(21.2%)。
    现在还是大二学生的邱梦茵(化名)在“朋友圈”上以前经常发一些诸如朋友聚会或自己的一些心情的内容,但后来却渐渐不爱“诉苦”了。原因在于,“有一次我扭伤了脚,严重到根本出不了宿舍,我就发了朋友圈请人帮忙。本以为会得到爱点赞的小伙伴们的帮助,结果没人理我。后来又发了条‘已康复’也没人真的关心。当时感觉特别难受,就觉得虚拟的‘朋友圈’和真实朋友圈的距离还挺大。”
    邱梦茵补充道,“我现在觉得真正有用的东西大家都不关注,所以我的朋友圈中不是晒美食、聚会,就是诉烦恼、集赞优惠,还有就是代购的,毫无意义。还不如公众号让我觉得实用。”
    微信“朋友圈”是你的现实朋友圈吗?63.4%受访者表示自己微信上的“朋友圈”跟现实交际圈“基本吻合”,12.9%认为是“非常吻合”。还有17.6%受访者表示“不太吻合”。
    “朋友圈”现在越来越不单纯了
    虽然70.7%受访者表示微信“朋友圈”就是自己的“朋友生活圈”,但也有人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已变味儿成其他圈儿了。最明显的几个就是,新闻信息圈(36.8%)、心灵鸡汤圈(35.5%)、修生养性圈(34.3%)、广告代购圈(20.7%)和疯狂自拍圈(18.5%)等。
    这个问题也深深地困扰着韩娟,对她而言,最深恶痛绝的就是“朋友圈”中的广告代购。“总有人发衣服、鞋子、生活用品、护肤用品等导购广告,美国的、日本的还有香港的,特别烦。关键是还每天发很多条。”她觉得熟人生意其实做不长久。
    “还有就是养生的,每天发一大堆。我觉得明明大家都是年轻人,对待生活却像老人一样。然后那些秀恩爱的,出去吃饭要自拍一下,出去玩也要狠秀一番,甚至连聊天记录也要截屏发出来,两个人的恋爱难道需要发动人民群众才能谈好吗?”韩娟对自己的“圈”颇有些无奈。
    徐谦是一个70后的创业者,他坦言自己朋友圈也越来越不“单纯”。朋友发的创作小花絮还比较有趣,“但是,艺术界的晒展、文学界的晒作品、旅游的晒实地风景,甚至一些卖产品一类的硬性广告,就让我觉得很浮躁很没有营养。即使也有些是我同行的人,我也会选择屏蔽。”
    近三成人在“朋友圈”里屏蔽了领导
    在微信“朋友圈”中,各种各样的“信息”随时扑面而来。当不想看时,你会选择屏蔽好友吗?
    调查发现,42.6%的受访者会屏蔽“朋友圈”的好友。有趣的是,屏蔽对象除了陌生人(44.0%),主要还集中在上级领导(27.7%)、普通同学同事(18.8%)和父母亲人(11.6%)等周围人身上。
    在坦言会屏蔽好友的受访者中,屏蔽好友的原因主要为:不想被无聊的信息刷屏(40.9%)、不想让领导干涉私生活(28.2%)、想保留隐私(24.8%)、不想看自拍和显摆(21.2%)、不想让父母唠叨(11.1%)。
    在江苏某环保公司工作的钱中信(化名)先生就向记者坦言自己会屏蔽领导。“有时候压力大,难免对领导充满怨念。”。钱先生不愿意加班或者对领导的工作方式有意见,想在“朋友圈”上“吐槽”一两句,或者看到领导总发“释迦牟尼最有灵性的4句话”、“盘点全球最酷头等舱”这样文章的时候,就会选择屏蔽。钱先生还补充道:“其实这样的现象在同事中屡见不鲜,或许是大家都想要有一个自己的空间吧。”
    同样会开启“屏蔽”的还有唐棵。她表示,她一般屏蔽不太熟的朋友还有家人。“有时候我发状态就会屏蔽掉我爸妈、姑姑、哥哥、嫂嫂还有姐姐,我不是很希望他们知道我现在的事情,会觉得拘束。“之前我骑自行车被别人撞到,也没敢发,因为哪怕一句话,我哥哥和父母肯定马上电话就过来了,我希望自己能够独立应付好变化,不想太多扶助。”唐棵说。

   新闻事件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来源:      录入:庞优玲    

相关热词搜索:朋友圈

上一篇:我们需要怎样的“父亲节”?
下一篇:高校求变不能止于“卖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