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属于几点钟的太阳
时间:2014-04-09 19:36:20   作者:李斐然   责编:庞优玲   评论:0 点击:

    我有一次见到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寒冬腊月,这位美国大叔愣是穿了一件短袖T恤来北京。他站在不断闪烁着最新科技产品的大屏幕前演讲,整个会场回荡着他铿锵有力的声音:“年轻人敢于挑战,敢于创新,这世界属于年轻人!”
   
全场为他热烈鼓掌,我也忍不住加入其中,为了这个两鬓已然渐渐泛白的极客,大把年纪还跟年轻小伙一样穿T恤的勇气。在那次演讲中,“年轻必胜论”贯穿始终,直到演讲后接受采访,他都还在大谈年轻之无敌。可我对这位64岁的大叔只有一个疑问——这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那你呢?
   
不过他说得对,这个世界似乎真是属于年轻人的,特别是互联网世界。谷歌公司创立的时候两位创始人只有25岁,扎克伯格建脸谱网的时候刚满20岁,根据最近公布的调查结果,这些科技公司直到现在依然是年轻人的世界,员工平均年龄在30岁以下。
   
小时候大人们总爱说,这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你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现如今一看,八九点钟的太阳都快把世界管起来了。我曾经写过一篇稿子,叫《那些改变世界的科学少年》,讲那些在互联网世界自学成才的孩子。采访前做功课的时候我就发现,伟大的互联网打破了获取知识的壁垒,孩子们才十几岁就靠网络搜索学会了造软件、造癌症试纸,甚至造核武器。少年发明家多到根本数不过来。
   
顶着早上八九点钟的光芒,年轻人开创了一个放射着耀眼光芒的IT世界。在这里的办公室,最流行的打扮是穿着连帽衫,蹬着网球鞋,公司的招聘启事上甚至直接标明对涉世不深者的亲睐:“我们需要那些将干出一番大事的人,而不是曾干过一番大事的人。”
   
想到这一幕,有时候真不得不心生一丝羡慕。年轻优于年长,这公式恐怕在好多地方都不成立。我就听过许多抱怨,就因为自己长着一张年轻的脸,当医生的被病人嫌弃,当老师的被家长嫌弃,甚至有时候,那些德高望重的采访对象都会因为我20多岁的年纪不高兴,不管我多认真准备,他们都怏怏地觉得不被重视,居然派来个小年轻。
   
可是在这里,对年轻的青睐似乎演化成一种近似独断的偏见。就连早已不再是20岁小伙子的扎克伯格都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演讲的时候宣判:“年轻人就是更聪明。”
   
后来我看过一份哈佛大学研究员的分析,为什么IT世界喜欢年轻人呢?因为虽然他们没有积累过经验,但也因此没有积累过错误,更不容忽视的是,他们家里没有老婆需要哄,没有孩子需要接送,没有还不尽的贷款限制他们的决定。他们是一张白纸,上面可以书写任何一种可能性,尤其是可以连轴转地熬夜写各种可能性。
   
对于早上八九点钟光芒的迷恋,反过来造成了下午五六点钟夕阳的忧心。最近有个帖子很流行,说一个55岁的老程序员出来发话:兄弟们,等你们跟我一样年纪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写代码的世界一点儿都不喜欢老人家。
   
这个帖子在我的朋友圈里引起一片哀嚎,当然是对未来前景的哀嚎。大家在讨论一个问题:鉴于我们每个人都只会变老,不会变年轻,那如果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该怎么办呢?
   
我在最近一期的美国《新共和》杂志上找到了答案。这个记者跑去采访了硅谷的整形医生。那大夫说,如今来整形的有一大票超过30岁的程序员,他们整形的时候没有任何变美的要求,只有一个愿望——让我看上去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所以你看,世界归属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说到底还是个年龄问题。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另一起关于年龄的陈年案例。作曲家贝多芬童年一直生活在年龄的阴影里,因为同为音乐神童,莫扎特从3岁起就开始学钢琴、小提琴和管风琴,六岁就写出三首小步舞曲了,可贝多芬直到11岁时看上去都还是个乏善可陈的普通人。在童年日子里,父亲没有一天停止过对他的苛责,生恐他年纪一旦增长就将失去音乐光环。
   
但事实上,年长后又怎么样呢?尽管贝多芬12岁才开始系统学习音乐,他依然成为了不起的作曲家。在那些传世至今的名曲署名一栏,可没人标注着“年龄限制”。
   
要让我说,世界大事之年龄问题,根本是个伪命题。这世界并不属于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正确的说法应当是:这世界属于太阳,那个带来光和热的炽热火球,不管它是早上八九点的一缕朝阳,还是与晚霞齐飞的那抹夕阳,只要能供给大地无穷尽的能量,就是能主宰世界的那轮太阳。
   新闻事件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来源:      录入:庞优玲    

相关热词搜索:世界 属于 几点钟 太阳

上一篇:新闻界的丑如何揭
下一篇:我们为何如此热衷于谈论“奶茶”的恋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