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刘畅谈记者的权利与责任
时间:2013-06-17 17:54:46   作者:童珮茹   责编:梁承保/梁承保   评论:0 点击:

    今年的记者节,新闻出版总署座谈会是以一个纪录片开始的。纪录片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记者挨打,有的记者受到恐吓威胁,甚至流血住院,场面惨不忍睹;第二部分,记者受贿,一些记者进行敲诈勒索,最后戴着手铐,遭遇牢狱之灾。这则纪录片反映出当今记者生存状态比较极端的两个侧面,唤起了人们对记者职业的思考。在记者节十周年之际审视这个节日的价值,我们的目光再次投向了上世纪40年代《大公报》主笔张季鸾对其作出的别开生面的解读———记者节,是记者的节日,也是记者的节操。因为是节日,所以要重申记者介入和捍卫公共利益的权利;因为是节操,所以要警醒记者牢记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谨记节操,坚守底线,争取权利,维护权益。这是记者节所关注的重点。11月10日,《中国青年报》首席记者、采访部主任、第六届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刘畅做客我校,对这些问题也作出了思考与回答。
  

重申:我们是谁?——在真相和关怀之间


    “我们奔波路上,以持续的激情逼近真相,以勇敢的精神破解内幕,只为让缺失的公正变得充实,让公开的阳光照亮世界。而在这拷问真相的过程中,我们常常疲惫于利益与交易纠缠的时刻,眉头不觉变得紧锁。因为不忘真相,我们是记者。
 

    “我们观察社会,以进步的渴望逼近问题,以悲悯的情怀表达同情,只为让人际的冷漠变得温暖,让温暖的情感充溢心间。而在这寻求关怀的过程中,我们常常犹豫于歧视与悲愤交织的时候,心情不觉变得凝重。因为不忘关怀,我们是记者。”

    这是刘畅在《我们是记者》一文中阐释着他对这个职业的理解。一次参加《艺术人生》节目,他对优秀记者作出了定义——公共信息的传播者,重大事件的记录者,历史时刻的见证者,社会问题的发现者,时代进步的观察者。这些都是记者的职业责任,而它们所赋予记者的特殊精神气质则是诗人的激情、作家的叙事能力、哲人的思辨能力、法家的公平正义以及婴儿一样的心灵。

   追查真相,是记者的职业使命;人文关怀,是记者的人性呼唤。为了在二者间找到平衡,刘畅提出三条原则。第一是“平衡原则”,要给更多的人说话的机会。第二是“事实原则”,敬畏并客观公正地追求真相,面对利益和诱惑不能堕落,坚守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第三个原则是“无罪推论”,始终相信中国的正义胜过黑暗。在山西省繁峙县的矿难事件中,许多人对刘畅将遇难者家属的地址透漏给县公安局的举动怀有质疑,因为公安部门与金矿如有勾结则很可能对他们的安全构成威胁。然而刘畅认为,记者在灾难现场更要有一种人文情怀,要想到他们可能需要的帮助,而不是一味的质疑人性。不过他把情况讲明之后,同样也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遇难家属所在处,以应对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记者思考“我们是谁”的问题时,正如刘畅所说,回答可以是“诗人”,是“作家”,是“哲人”,是“法家”,但是,“因为不忘真相,不忘关怀,所以我们是记者。”
  

思考:记者权益——关注安全与自由


    经常有人问刘畅,在矿难现场是否想过自身安全?的确,和平时期记者也要经历一定的风险,尤其是做舆论监督的记者,涉及社会的敏感问题,面临更大的压力。

    然而对这个问题刘畅有着独特的见解:“我非常负责任的说,在中国做舆论监督的记者并没有生命危险,相反还是有优势的。”逐渐强大的舆论力量使如实的报道能够受到社会各方重视,而且记者并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的是一个背后有党政部门支持的强大的新闻机构。“所以我不想过分渲染记者担负的风险,我们是有一定社会保护的。”

    不过他也坦言,中国记者也有许多不如意,比如有时采访会受到限制甚至干涉。针对这种情况,新闻出版总署已经表示:“各级人民政府应为持记者证进行采访的新闻工作者提供便利和必要保障。”刘畅也提出了自己的反思,那就是媒体自身运行体制的缺陷,绩效考核、评价稿费、末位淘汰……在这样的体制下,不少记者只能碌碌无为地度过职业生涯。“这是将记者狗仔化的过程啊!”刘畅诙谐的语言里,也透着一种遗憾与无奈。

    唤起职能部门从制度上和法律上继续保障记者权益,重申记者对公共利益的深度捍卫和介入,这也是记者节最大的价值之一。
  

展望:职业未来——不只是流动的图书馆


    我们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见证了“全民记者”从萌芽到爆发的进程,它展现着社会参与意识的提升,但也给职业记者提出了全新的考验。互联网时代,每个网民既是信息浏览者,也是信息制造者,非职业记者发出的“消息播报”广泛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这个记者节,记者更应该有所反思:面临“全民记者”的压力,职业记者应该站在怎样的位置,怎样发挥职业优势?刘畅的回答是:悟性大于学历,记者不仅仅只是流动图书馆。

    职业记者学习过专业知识,接受过专业培训。可是,“一个新闻记者学历再高,不能很好的观察社会并进行表达,就只是一个流动图书馆,在这个网络信息发达的时代有用吗?”刘畅质问道。他认为记者若不想沦为信息垃圾的生产者,就得深入基层,成为一个有独立思想、有观察力和判断力的人。网民提供的是一些片段式的信息,而记者则可以通过调查和梳理,展现一个清晰的成果。网络上的极端语录是刺激社会进步的一种方式,但是职业记者要用更加严肃的态度探讨社会现实,“公平正义的理想,悲天悯人的情怀,还需要客观理性的职业表达来实现。”

        为了让学生以后能够更好地适应职业,刘畅分享了自己的一些从业经验。针对年轻记者愁于“无话可问”,刘畅指出他们需要一张“中国社会问题清单”,对中国的国情要有全面深刻的了解;另外要学会将预设问题进行改造,使之友善巧妙,既要简洁明了,又能提出公众疑虑和矛盾冲突,学会寻求对传言的证实和对质疑的回应。

    此外,他还提到自己的职业小习惯:记者证不离身,这是职业激情和自豪的象征;飞快地行走,这是对记者精神风貌的诠释;随身携带两支笔,这是随时处于临战状态的证明。刘畅表示:“这些习惯能深深浸入生活,你骨子里的气质都会因职业而改变。”当今职业记者真正要修炼的,或许正是这些普通公众可能无法具备的职业风骨。

    “仗剑天涯国是家。”这是刘畅在讲座中和大家分享的座右铭,是他给传媒大学有着新闻理想的大学生的记者节礼物。正是那一把把的利剑陪伴着刘畅行侠仗义、闯荡江湖,并在他激情澎湃的演讲之中,于高校学子心间传递。

   新闻事件来源:中国传媒大学报    作者来源:      录入:feng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大学以精神为最上
下一篇:失恋后为何觉得更爱对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