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泰,泰然处之
时间:2018-04-03 11:00:30   作者:外国语学院   责编:何增鑫 潘爱彩   评论:0 点击:

    你我为了同一个梦想,携手并肩远走他乡。作为中国梦的传递者,我非常有幸地作为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的身份来到泰国,在这里撒播汉语的种子,让汉语之花盛开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
初遇
    “碧海蓝天富妖娆,万种风情产人妖;庙宇巍峨佛光耀,众民崇教仰黄袍”。这是我对泰国的初印象。刚刚走出校园,第一次离开家人,身处异国,虽然中泰距离并不遥远,但面对不同的语言、饮食和风俗文化,刚开始来的时候内心总有感到有点无所适从,每当夜幕降临,繁星初上,天空挂着一轮皓月时,我总会想起我的亲人,我的朋友,还有我的大学时光。
相知
    既来之,则安之。时间在指缝间游走,当你开始适应一个新环境以后,你会发现,你在慢慢爱上它,活在其中,甚至会有种如鱼得水、怡然自得的快乐,我想这就是习惯引发的归属感吧。除了正常的上班时间,在节假日时间,我都会约上周边一起赴泰的志愿者,到泰国当地有名的旅游景区走走逛逛,欣赏美景,深入街巷民宅,和泰国人交谈,顺便学习泰语,体验当地的特色风情。平时周末,我会和其他学校的小伙伴相聚,一起包饺子、做中国菜,心血来潮还会在阳台摆弄一下花花草草,生活过得也算饶有趣味。
相杀
    作为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开展汉语教学工作、传播中国文化是我必须时刻谨记在心的使命。没来泰国之前,也曾上网百度过许多往届志愿者的心得体会和工作总结。初步印象就是泰国的学生“上课是魔鬼,下课是天使”。我看完之后凭着记忆和想象自己脑补了一个个陌生而又完美的课堂:学生虽然会偶尔调皮捣蛋,但机智的老师早已看穿一切,能够根据培训时所学到的经验自如地掌控所有突发的“事故”现场。可是当我真正处于实际的教学环境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却是那么的骨感”。我所在的学校是芭提雅地区Aksorn Group (阿克松教育集团)旗下其中一所私立语言学校,主修项目是Intensive English Program(IEP),  其生源是泰国本土学生和其他国家的混血学生。汉语作为一门选修课,每周每个班开设一节课,学校共有三个汉语教师(一个自聘老师,两个志愿者),共同负责这所学校的汉语教学工作。除了平时的中文课以外,学校每周举办中文俱乐部,中国老师组织学生一起学习、感受中国传统文化。在这,我所教授的年级是小学三到六年级。
    泰国的教育制度与中国的教育制度有一定的差异。学校老师鼓励学生多动手参与实际,但对课本知识并没有那么地重视。同时,由于文化差异,泰国教育中渗透了各种各样的节日文化,平时学校举办的活动、形式繁多,以至于培养了学生生性好动、乐于参与、爱唱爱跳、课堂精神不容易集中的性格特点。在与学生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是在所难免的。泰国人生活悠然自得,时间观念不强,做什么事情都是“zai yan yan(慢悠悠之意)”。通常早上八点半上课,一部分学生总是会迟到,这种习惯影响我上课的进度。作为一名负责的汉语教师志愿者,我把一些中国人的习惯、俗语告诉他们,教育他们守时的重要性。刚开始时作用并不大,但在我的言传身教的影响下,学生也潜移默化受到了影响,只要是汉语课,他们都会准时来到教室并且坐好。
    虽然学生能够准时来上课,但是在课堂上,他们依旧像掉了线的风筝一样欢脱。我尝试着多用汉语跟学生交流,想给他们制造一种汉语的语境。但是大部分学生都表示听不懂,而且课本里的知识水平较高,他们没有办法接受。面对这些汉语基础几乎为零的学生,前面几个月的教学基本都是老师在讲台上自嗨,就算我讲得喉咙沙哑,学生也无动于衷,在下面打打闹闹,玩得不亦乐乎,我的讲课不仅没能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反而让一部分学生失去了汉语学习的兴趣。这种课堂气氛让我很沮丧,也很无奈。一方面担心学校领导来巡检,一方面是觉得在浪费学生的时间。学生不想学,看到他们脸上厌倦的表情,老师在精神上也有很大的压力。每天下课之后我带着愧疚和疲惫回到公寓,躺在床上休息心里都觉得难受,这种纠结的心情却不知道和谁述说。有时候其他学校有些小伙伴打电话回家跟家里分享他们的教学经历和体会,看到他们讲学生讲得眉飞色舞,开怀大笑的时候,作为旁观者的我都忍不住从心底里敬佩和羡慕他们,为什么别人家的老师那么聪明,那么会想、那么敢做?想想自己,我的学生有什么可说的?说多了都是泪,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来泰国教书的意义,有一段时间,我头顶的天空都是“灰色”的。
相爱
    面对学生的厌学情绪以及各种课堂捣蛋行为,光靠吼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怨天尤人更没有用,我要做的是改变,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学生真正爱上汉语。经过反思,我决定改变教学方式,暂时抛弃课本,先给他们巩固拼音“基础”。我结合自己总结的泰语发音帮助学生记忆汉语声母韵母,通过每天的课前复习,课间随机抽查练习,学生们逐渐学会了自己拼读,这一举动无疑让我和我的学生都找回了信心。对于那些在课堂上特别调皮的学生,我也想出了一套管理办法。爱捣蛋的孩子通常也是班上的孩子王,在其他学生心里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我对这些学生进行“封官加爵”,赐予老师2号老师3号等等的称号,让他们帮助我掌管班里的各个角落;对于那种整个班都吵得乱哄哄的班级,我也想了一个对付他们的办法,就是采取“一对一”监控。我对班上男生女生进行了一一分配,即每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坐在一起互相监督,谁不听话就记下名字交给老师,表现好的同学可以获得老师从中国带来的小礼物,实践证明这个方法很管用。除此之外,我还有意识地结合每个班学生的不同兴趣特点,对课本知识简化,再做不同的课堂教学设计,大部分学生都改变了原有的冷漠状态,进入一种自我求知状态。课堂上越来越多的学生参与互动、越来越深入的问题、质量越来越高的作业。学生们也开始变得很热情,每次见面都会用汉语跟我打招呼,还有一部分学生学习汉语的兴趣很浓烈,甚至下课之后跑出教室来跟我说学汉语很好玩,想每天跟我学习汉语......每一个回应都是对我志愿工作的鼓励和认可,这才是我理想中的泰国任教生活。
    一切开始步入正轨,随着教师的融入性、积极性越来越高,学校领导也开始重视起中文这一门课来,时不时会问我学生的汉语口语情况,想让我带他们去参加比赛。同时还鼓励举办一些汉语活动,比如歌唱比赛、朗诵比赛、节日主题活动。在校长和主任的鼓励和支持下,我和同校志愿者同事一起组织学生举办了中秋节诗歌朗诵比赛和春节书法比赛活动。从策划到组织,再到排练,学生们都积极参与,帮助我协调各个方面,参与者都认真对待,个别学生表现相当突出,无论是发音还是书写完全不亚于中国本土学生,这不禁让我感到非常惊讶,原来在他们身上有那么多的潜力,我发现,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爱我的学生!
惜别
    刚来的时候恨不得时间过得快点,快点,再快一点,然而此时任期即将结束,我又在心里祈祷时间过得慢点,慢点,再慢一点。在泰国芭提雅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十个多月,已经熟悉了它的喧哗,它的热情,它的安逸......所有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住进了我的心底,或是学生天真烂漫的笑脸,或是与同事结下的深厚情谊,亦或是看到学生进步的欣慰。回过头来看过去这两年,虽不说结果有多么震撼人心,但用心品味,一切都显现在细节当中。记得我刚来到这所学校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学生会说甚至听得懂“吃饭”这个词。想起大学时《中外礼仪》课本提到“吃”在中国人心目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以及在赴任培训中老师们也有说到这一点,所以我先从每天午餐时间到来之间的班级开始入手,跟他们不断重复诸如“写完作业就可以去吃饭”、“快要吃饭了”、“想不想去吃饭”的句子,在去吃饭的路上,我总会问他们“你吃饭了吗”、“你今天吃饭吃什么”......久而久之,学生就得到了“吃饭”的意思。后来,我就跟他们解释如何对“你吃饭了吗”这个问题作出回应,目前为止,几乎着整个小学部的学生都学会了这个知识点,甚至有些人还能跟我进行一些有关“吃饭”的简单句子互动。  
    都说教学相长,这四个字不仅仅局限于课堂,相比于我给学生带去的那一份“绵薄之力”,他们教给我的反而更多。两年前初来乍到的杨老师只是一个刚出社会、没有任何教学经验的“菜鸟”,两年之后,我不仅收获了一门新的语言,还学会了应付不同类型学生的课堂技巧。在平时的教学准备工作中,我也会对一些模糊的知识点进行查阅确认再带到课堂,这无疑又是一次自我学习的机会。在课堂之外,通过个人的观察以及和学生的交流,我对儿童心理发展有了更好的了解,这反过来对我的教学工作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后记
    万千大国,我只选择泰国;万千语言,我只选择汉语。生为华夏子孙,能在中泰沟通的桥梁上添砖加瓦,我感到无比光荣!安之若泰,泰然处之,感谢这次神奇的赴泰之旅。
注:志愿者档案  
姓名:杨妙兰
专业:英语(应用英语方向)
特长:英语、书法
毕业院校:玉林师范学院
任教学校:Aksorn Pattaya School(阿克松芭提雅学校)
人生格言:只要你想,没有什么不可以。
志愿者感言:爱是双向的,是奉献,也是自我提升
   新闻事件来源:外国语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何增鑫    

相关热词搜索:赴泰 志愿者

上一篇:不让誓言负芳华——物理学院辩论队
下一篇:与球筐肩并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