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去支教?
时间:2017-08-17 00:10:07   作者:韦华萍   责编:杨小倩   评论:0 点击:

    2017年7月8日,童馨支教团像往年一样在简单的出征仪式后就奔赴各个支教点。
    我来到的是玉林市兴业县龙安镇牟村小学,我所在的这个点,加上七个党员服务志愿者一共20个女生挤在一间老教室里,于潮湿且凹凸不平的水泥地板席地而眠、在只有头顶一块铁皮的大棚里做饭就餐。但我的内心却特别平和。因为在下车的那刻有一群学生和家长聚拢而来询问着报名问题。我觉得心里特别地自豪和温暖,因为被期待、被需要、被信任。
    支教的第一天像一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组织一拨一拨的家长报名、签署四百多份《安全协议》、召开家、校、生三方安全会议等等,还要想着怎样才能让孩子们在这短短的半个月学到最多的知识,怎样才能让孩子们发现自己的兴趣爱好,怎样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帮助这里,才能让自己无愧于儿时向往的“支教”二字呢。
    每一天,从早上六点开始忙碌早餐到上课、排练汇演节目再到晚上备课,顺便帮村民干点农活。直到夜深人静我才能抬起头来看一看这乡村的夜色,看到朦胧的月光、听到细碎的狗吠,可心里浮现的却是孩子们的笑容和那句“老师,你明年还来好不好?”
    最后,想到自己被孩子簇拥着去上课的场景,笑出声来,才伸伸懒腰准备安然入梦。
    但,我失眠了。
    在2017的这段行程之前,我听到了许多否定大学生支教的声音。
    有人说,大学生支教说到底就是为了完成假期社会实践的任务。
    有人说,大学生短期支教时间那么短,能教会孩子们什么呢,只是给当地徒增麻烦而已。
    甚至有人说,大学生下乡支教不过是为了简历添一笔颇为好看的“支教”经验。何曾想过孩子们好不容适应新老师、培养好感情,大学生就抛弃他们回到城市,分明是把孩子当做人生经验的垫脚石!
    我很惶恐。不知道为什么儿时对“支教”二字的敬意会染上了一股子自私自利的浊气。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散发几多价值,又能被几多人认可,最终又能否抚平孩子心里那道离别的伤痕。
    在忙碌了一天之后,拖着早就疲惫不堪的身体失眠了。地板渗上来的湿冷寒意直戳心头,冻得我的思绪如于暴风雪中翻飞。
    第二天,我在早上六点半的鸟语声声和窗棂泻下的微弱晨曦中醒来。农村的孩子们起得特别早,听到宿舍对面的校门传来一声声“老师,起床开门啦”。我哑然失笑,看来以后要早睡啊,免得误了明天的大事:开一堂“健康知识讲座”。
    在这堂课上,我温柔地告诉孩子们如何抵御冷暴力、校园欺凌和性侵。走到孩子中间,用自己身边的故事告诉孩子们应该先开拓自己的眼界、丰实自己的思想而不是把自己托付给别人、丢弃给命运。
    直到最后,我看到便利贴上孩子们满含着理想信念的心愿的时候,我开始明白,这次支教的意义和价值:单单是为了种下那颗“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的种子,都值得我去出发了啊。
    或许在完成播种希望和传播新知识的使命后,支教团还会奔赴别的地方发挥更大的能量。孩子们继续学习本地老师传授的知识。但童馨支教团依然在他们的思想里留下了痕迹,那颗“用自己的努力走出大山”的种子会渐渐在生根发芽、终于破土而出。
    而童馨最终会把在这段时间里的故事展现给更多的人看,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需要我们的帮助。我相信这些终究会吸引一拨又一拨对支教怀着敬意和使命感的大学生、志愿者,深入贫困地区为扶贫工作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支教的目的不是去培养师生的舔犊情意,更不应该是把孩子们当做人生经验上的垫脚石,我所做的,正是在自我深造的路上停下脚步、去拉一把像当年的我一样窘迫的孩子们,以无愧青春。
    让孩子们知道,我并非带着好奇而来、带着厌倦离开。我想用最大的努力来减轻离别的疼痛,减轻支教与被支教的麻木感。
    所以我想,我会一直坚持在支教这条路上走下去的。
   新闻事件来源:玉林师范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杨小倩    

相关热词搜索:支教 童馨

上一篇:潜心挂职,青春献礼十九大
下一篇:当好群众“主心骨”,撑起周覃“一片天”

分享到: 收藏